一碧万青

Chorogirl/速度脑/totti♡/除了伞修以外的叶all党/邱非小男神/路明非/楚路/文州杰希新杰小周/枪冰/喜欢隼人/愿有生之年得见嘉世重创王朝。

希望自己能坚持下来画完这个!看完今晚的视频绝望了……画不出他百分之一的美貌……

陪你走花路啊锐哥。

[おそ松さん/全员/黑道]《沼》

※标题乱取
※是个中篇,想认认真真写个同人文。
※全员,亲情向,cp乱炖,路人有[友情向],不过有私心,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了。
※东乡大boss,从头到尾都在揍他。
※欧欧西不可避免,尽量还原。
※我只是想写他们帅帅的样子。
以上啰里啰嗦一堆没问题的话。
Bang——欢迎来到名为赤塚区的舞台。
手机码文无法连接,前篇请点《沼》tag。

02   
       微凉夜风习习带着浓厚血腥味钻入一松的鼻腔,让他作呕得清醒不少,警笛声不曾停歇呼啸着从远处接近,不远处山丘上的高速公路上涌动着警灯形成的血色波浪暴走,就像是从前消逝在手中那些生命的血液猛烈复仇,使他无法避免地回想到从前的某个瞬间。
        愣神间一松被一拳击在小腹倒地,土腥搅和着铁锈味道使得胃部针扎般抽搐涌上干呕感,双臂绞紧腹部剧烈咳出几声不甘笑出仰头看向冲来的拳头合上双眼。
       我这种垃圾,大概是逃不掉了。
      即便是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的十四松也发觉从第一声警笛响起,那些本来怕的连腿都打颤的偷袭队员登时像打了一记定心针一样开始猛烈反攻,自己倒还能应付,只是自己的一松哥哥本就不擅长近战,一旦被缠住无法潜入黑暗只能被动的承受攻击。
        棒球棍早就被打到一边,这些人有意识的将二人隔离开,分为两组包围着一松和十四松进行打击,而且意图非常明显——拖延。
         他双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他的心脏声震震如擂鼓,他的大脑疯狂转动却算不出结局,他听见自己在问自己,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还剩多长时间,
        还剩多长时间,十四松?!

——

         “没时间了,小子。你赶不上的。”    
         “烦死了臭大叔,说这种话的时候能让你的手下先退下吗?!”
       明显嘲意的提醒叫小松忍不住破口骂出反身踢出一脚踹飞身后之人,以其身躯将他后面的一群阻拦住,蹲身尽力舒张手臂将拳距拉开以便更有力的痛击来敌面庞,脸上神色早已不复平日轻松反而咬牙切齿算得上狰狞,弟弟处在危险境界轻易的击碎了他的理智,想要即刻突破此地却被团团包围住,思维已经乱成一团乱麻恨不得一刀捅进,翻搅,抽出,脑仁疼得厉害发泄般大喝。
       “滚!”
        东乡站在逆光下远远望着陷在人海却毫无退缩之意的小松,眯起狭长双眼不算大声嗤了句不自量力,却也不得不莫名羡慕起来。羡慕什么?年轻?有亲人……哈哈不会是羡慕他傻吧。
        ……啧,碍眼,太碍眼了。
        松野小松。
        “嘁,挺会抢风头啊你。”
        小松收拳时才堪堪意识到身侧落下的重物,已经是无法躲避的状态,时间像是静止一样僵硬了身形,瞳孔收缩见着重物不断放大,再放大,然后闯入一个身影挡在他面前。
         是空松。
         这家伙抬臂抗下重物后一拳砸在偷袭的人额角,没给对方喘息的机会抬膝击在面门,化手为刀几乎要将其后颈砍断。小松知道他一向不对偷袭的人手下留情,何况是偷袭自己的人。
        小松缓了口气找回了些冷静,才反应过来用于攻击的手背已经血肉模糊,倒吸口凉气最终还是难看地扯出平日的笑轻轻击在空松肩头将粘稠血液抹上,然后错身而过。
        “哼,毕竟我是寂静又……小松!?”

——

        “十四松!?你他妈在干什么!”
       警车已经停在了巷子口,偷袭队员训练有素的退出了舞台,只留给躺在巷子里的一松此起彼伏的,幸灾乐祸的,笑声。
      一松扭头看向角落处的十四松发现伤得不是很重,是可以逃脱的状态。满意的索性躺平看向星空,冲走来的十四松反手挥了挥驱赶,然后被一脚踹进了某个仓库。
        一松知道他的弟弟要干什么,拼命反抗却又遭到一记重拳,耳中嗡鸣让他再也无法喊出一声,无法停下痉挛,无法拽住十四松的衣角。
         他听见十四松带着欢快的语气对他说。
        “稍微忍耐下吧一松哥哥!来和十四松玩捉迷藏吧!”
        “不数到一百不许出来哦。”

        去他妈的无力感。

——
      “停下!前面的人停下!”

       男人像是浑身具象化的笼罩着死亡的黑气,拳头处血液不止随着人前进滴落一地。直到照射灯打在他身上,寂静四周不断响起子弹上膛的声音。他听话的站稳,抬头,抿紧唇线,沉声。
        
          “我是松野一松。”

       

[おそ松さん/全员/黑道]《沼》

※标题乱取
※是个中篇,想认认真真写个同人文。
※全员,亲情向,cp乱炖,路人有[友情向],不过有私心,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了。
※东乡大boss,从头到尾都在揍他。
※欧欧西不可避免,尽量还原。
※我只是想写他们帅帅的样子。
以上啰里啰嗦一堆没问题的话。
Bang——欢迎来到名为赤塚区的舞台。

午夜0:23分。
赤塚区。
某码头仓库。

         “砰——”
         随枪鸣划破漆黑夜幕对峙双方僵持局面就此打破,黝黑枪口喷吐火舌使得战场如白昼通明。黑手党的世界并不如热血漫画里那样天真,犹如泥沼只会令人越陷越深。每分每秒都有生命消逝,因居于社会的阴暗面,他们的死亡甚至永远不会被得知。
        毕竟军火有限,枪声逐步趋于平静,小松随便扯过一名对组成员挡下子弹后迅速蹲身防止被射个对穿。喷涌血液溅在小松脸上使他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咋舌暗想,对自己人也不手软啊,他们。
        确认身前厚实水泥墙面可以阻挡子弹,小松抛下手中尸体起身环视战场,双方损失都很惨重,毕竟是热武器的火拼。尸体纵横,血液汩汩。说实在他太讨厌加入战争,己方任何一位的死亡都让他不可避免的想到弟弟们的未来,就像他刚上任时每个夜晚的梦魇。不过想这些也没用,相信他们,也得相信自己能够护他们周全。小松抬手擦过鼻下抹去不属于自己的血迹悻悻叹出声。
       空松还处在战场中央,那支秉承每个男人都有的浪漫——沙漠之鹰被当做重物抡起敲击后最终抛下,以拳头更擅长地抵挡。对方似乎发下了停止开火的命令,小松也乐得下达同样的指示等着对组老大发表宣言。
        ——东乡。
       东乡组在小松幼年就与松组结下仇怨,绑架松组未来当家使得当年的松造怒不可遏下令毁去东乡组大部分的据点,迫使东乡这些年都极为惨淡。这次约战是东乡下的战书,看他游刃有余地自信模样估计是得到了外区黑帮的支援,赤塚区有一级的港口可以用于走私,大部分为松组所掌握。外区黑帮想名正言顺吞下松组抢到港口,想必一定给了东乡不少好处。
        来自轻松的情报从来没有差错,可是这回迎战却遭到轻松抵死反对。火拼这种两败俱伤的方式,轻松觉得毫无必要,甚至愚蠢至极。小松和空松这次行动也不知道怎么瞒住他的。
        那边东乡终于有了动静,还是令人生厌的格纹西装,尖利嘴眼不掩阴鸷神情,难听的干哑嗓桀桀笑出几声挑衅。
“小子,还记得你在我面前吓得尿裤子的模样吗。”
        “啊,记得。”
        小松将手臂枕在脑后闲闲走出站到空松身旁搭上他的肩头,随性披着的外套摇摇欲坠。带着血污的脸肆意扯起抹孩子气的笑来,偏头以余光斜睨回应。
       “我不介意再尿你一头哦大叔。”
       那边的刺耳笑声更加猖狂,东乡眯了眯双眼意味深长地,促狭地从牙缝挤出字来。
       “你还是那么天真。”

——
另处码头。

        “抱歉抱歉!十四松选手爆掉了大家的头部!哎——真的假的!?有这么多人陪十四松玩棒球!十四松超开心的喔!”
       有正面战场就有偷袭,黑道哪有什么信誉可言,不过这些东乡组的偷袭队员有苦说不出。狭窄通道被一人把守,双手提着加特林机枪就是一阵乱扫,毫无章法甚至都没在意是否击中,不管不顾将弹匣和备用弹匣倾泻而出,没有子弹的那刻呆愣了一秒,抬手以过长袖子掩住从一开始就没闭上过的嘴陷入莫名深思。偷袭队员满腹牢骚也不敢轻举妄动——你这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啊??
        正当他们以为机会来了准备从拐角冲出,为首一人额角瞬间爆出血花白色脑浆随之溢出,剩下的人眼睁睁看着队长回首投递绝望眼神抽搐着倒地,惊恐得肝胆俱裂。紧接着是第二人,第三人,那名狙击手没有一丝迟疑,每发子弹可谓死神的镰刀,毫不留情的收割着生命。
        直到对面那个黄色人影回过神来,脸上的笑容无声从呆涩变为嘴角扯到耳根,却称得上稚气,充满干劲地从身后抽出铁质球棒挥舞欢呼着上前,狙击自此停止。
         一松啧声放下狙击枪,由于十四松的介入靶子开始移动,没有信心一击即中随即焦躁起来,起身将狙击枪留在仓库顶部跃下。
        偷袭队员本以为这是噩梦的结束却没想到直接堕到修罗地狱,正放心于狙击手无法再神不知鬼不觉得射杀,下一秒被鬼魅缠身,背部遭受铁质球棍的袭击还未抬枪还手,喉间一凉呼吸开始困难,毒素瞬间麻痹神经侵入大脑,来不及尖叫或者说根本无法尖叫,不甘发出几声气音一头栽倒在地。
    “渣滓。”
     一松单指勾起口罩边缘露出尖牙嘲弄。

         警笛声起。

————
本部。

        “不……怎么可能…?”
        椴松看着电脑屏幕不断滚动的红色乱码惊呼出声,猛地推开转椅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跃起,完全看不出平时冷血怪物的模样焦急得疯狂敲击键盘,紧着失手打翻手边咖啡。
        褐色液体伴着浓郁香气钻进键盘缝隙,椴松几乎听见了脑内的电路迸出火花,没有挽回余地地断掉。心脏骤停,全身血液顿时凝固冷却无法流动,不可控制地不断打着寒颤跌坐在地,用尽所有气力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的蓝牙耳机大喊,良久才收到十四松僵硬的回复。
       “一松哥哥!十四松哥哥!撤退!撤…”
        “哈哈抱歉小椴…回不去了啊。”

       东乡丢弃还带着红星的烟尾,往前一踏碾上,发泄般直到碾成粉碎。一口烟吐在听见警笛明显愣住的小松脸上,幽幽冷笑。
        “你那个弟弟,是叫一松来着吧。”
        “他在条子那有案底的事,需要老夫提醒你吗,小子。”

[速度]3.1贺文宗教松paro短打

●湖中女神轻松有,恶魔小松有。
●神恶松有。
●ooc有。
●轻松因杀业太多夺去记忆囚禁在湖底设定。
●是糖是刀子我也说不定[抱头

      “神啊,请宽恕我。”

       恶魔带着地狱的奴仆自黑暗中降临,嬉笑神情如同平日无异,身后常年隐藏着因残破而显得狰狞的蝠翼此刻舒展开来遮去太阳绝大光线,名为复仇的黑炎烧灼着湖周围的植物,使其迅速枯萎化为灰烬,刺鼻气味燃起地狱生物的兴致,发出欢愉的笑声誓要将业火燃遍陆地。

     恶魔将双手插在衣袋中躬身,血色凝结在眸底注视情人般深情的望向湖面,低沉嗓音学着信徒虔诚的祷告。但他仍然无法碰触湖水,神居住的湖水依然平静,黑炎消弭击不起一丝涟漪,一如镜子般如实的照出人间惨状,同时显映着恶魔不同所言的懒散笑意面庞。
       
      恶魔看不到的湖底里女神没有言语只是站立在那里,昂首回应着恶魔的目光轻轻叹了口气。由地狱的恶击杀了天界的神后,维系着两个立场平和紧绷的弦断裂,二者僵持场面崩溃离析。战争已经无法避免。
      
       这和女神没有关系,他只是一泊湖水的神。平日里也和恶魔抱怨过工作的枯燥,自嘲不过是一个湖水清洁工,以此换来恶魔孩子气的大笑。女神此刻很想念恶魔的笑声,虽然十分的吵。

      他犹豫着离开,神所设的结界不会轻易破碎,他现在只想为外面无辜受难的生灵祈祷。

        ——看啊,他是多么无用的神,无法从这个湖里离开,只能毫无意义的祝福,祝福它们能够去往满是战火的天堂?神也不清楚他该祝福些什么。

       转身瞬间湖水猛然沸腾蒸发,灼热黑炎片刻间侵入湖底将他包围,极致温度甚至烧伤神的皮肤,恶魔的声音藏在火焰里于女神的耳边轻轻笑起蛊惑。

     
        一如记忆里的恶在他临行前所说那样。

                   

               『让他和你一同堕落吧。』

       
                 “和我一同堕落吧。女神?”

          
                『救赎他吧,Choro。』

     
       已故的神在他面前出现,女神已经无法清晰的理解其中缘由,夺目的圣火从身周散发开来,抵挡住黑炎的攻击地同时将某种东西熔断。

        他,终于从湖中解脱了。

        战神之名使其自大堕落为暴君,由战争禁锢在湖,又因战争释放。前尘往事也随之唤起,恶魔的翅膀由自己斩断时的铁锈腥味,在黑炎中再次嗅到。恶魔的血所沾染到的东西再也无法回归圣洁,就如被他遗弃在湖底的藤鞭一样。

        他轻阖双眸捧上恶魔的脸庞似是亲吻般凑近,无澜的黄金瞳孔映出恶魔带着怀念的无畏笑容,惩戒之火将白袍衣角烧得破碎进而将二人吞噬。

        神注视着恶魔的双眼将所有情感注于其中,柔和而庄重的回应他的祷告。

  

                 “神不会宽恕你,但我会。
                       —— チョロ松会。”

[双花]再见,再次见面。

张佳乐终于退役了,在他得到冠军以后。


那场战役异常惨烈,他比以往更疯,就像知道这场比赛后他就要退役一样,或者更像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绚烂的特技炸满了他的视角,却依旧能够判断出对手的位置。十几年的经验使然,拖住了对方三个战力。当年轻的拳皇挥拳带走了对方的治疗,百花缭乱的尸体也跌落在地图一角。他并没有战到最后一刻,但最终,冠军是霸图。


一如既往说的不仅是霸图,也是他对冠军的渴望。

MVP——张佳乐。


孙哲平来到Q市也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义斩只差一步就踏入季后赛,但是老板也就是队长的楼冠宁已经是乐得不可开交,早早放了他的假。总决赛的主场在霸图,手机里那人意气风发如同刚刚组建战队时那样,叫他来看比赛,他说,


“大孙,这次冠军一定是我的。”


这边听着都能想象出那边人眉梢高高扬起的模样,孙哲平发觉自己抑制不住的笑,觉得那边的人真是傻极了,对面传来不满的声音问他笑什么,他顿了顿,想了想,为了自己好还是没说出来。片刻后,他回答,

“张佳乐,这次的冠军一定是你的。”


当奖杯被捧起的时候,掌声雷动,张佳乐望着奖杯想笑,笑到哽咽。


当奖杯被捧起的时候,满场欢呼,孙哲平望着奖杯想笑,好在周围人专心欢呼没注意这个大老爷们笑得满脸狰狞。


赛后的记者会,张佳乐突然想起林敬言,感叹着自己的幸运估计是攒到了最后一刻,好歹他还是有了一个冠军。继叶修过后,他成了第二个退役两次的人。


“为什么一直坚持?当然是,为了我的荣耀。”


孙哲平在外面等得无聊,踢了踢散场后遗留下来的易拉罐,就听见不远处哎呦一声。那人也是气急了,飙着方言就问他你是不是不想好了。他一时语塞,


“我说这是特殊的庆祝方式你信不信。”


来人没好气白他一眼继而笑出声。


“哥今儿心情好不和你计较。”


互损会儿,孙哲平也是笑累了,夏夜的空气潮湿闷热,偶尔风吹过让人舒缓不少,“张佳乐,退役后你想做些什么?”


张佳乐咬着冰棍塞给他一个温热的东西,带着他手心的汗——属于他的那枚冠军戒指。


张佳乐看他的眼神带光。

“我的荣耀在哪,我就在哪。”


“再见,繁花血景。”

“再次见面,繁花血景。”


[全职][伞修]柏拉图式恋爱

私设,脑洞大,伞哥已逝。

心脏也能写甜文。

伞哥附身君莫笑。

尽量不ooc


2day


“老大?老大!老大你怎么了!老大你可别吓我!老大你坚持住!”叶修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被一阵剧烈的晃动摇醒还是被人吵醒的,迷迷糊糊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却见到包子一张越来越近极度放大的脸以及撅起来的双唇。


“我靠。”


饶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此时也被吓了一跳,身体猛地向后靠去却忘了自己在座椅上差不点翻到。叶修颇为狼狈的一手撑住电脑桌一手挡住靠近的脸哭笑不得。“包子你做什么?”


“啊?”包子小同学显然没意识到眼前人的苏醒,有些发愣接着立马反应过来,摇着叶修的肩膀带着一股不明的崇拜感“老大你醒了!?吓死我了!正要给你做人工呼吸呢!老大不愧是老大昏迷都能自己醒过来!”


叶修被摇得直头晕听完话更是不知道北,这都哪跟哪啊,也不管其他伸手搭住包子肩头先让他安静下来。顺手摸出来一只烟咬在嘴里,无奈运气不佳打火机死活点不着火,叶修思考着是不是这次比赛跟张佳乐接触太长时间被传染了,无奈他干叼着抱臂靠在椅背上安抚了包子“你怎么会觉得我晕过去了而不是睡着了?”


包子很严肃的指了指显示屏“老大你游戏没退,这很不正常。我差不点以为老大你双子座精分——对荣耀都没有热情了。”“....”叶修无语良久突然想到什么猛地拿起鼠标滑动屏幕,还是熟悉的登入页面,君莫笑好端端的站在那里,衣袂无风而动,系统脸冷冰冰的不带有一点感情色彩。


叶修长吁一口气,果然还是个梦啊。心里有些空落但是必须承认现实,叶修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让包子下楼吃早饭。 包子哦哦几声转身下楼,没忘回头跟叶修嘱咐着自己会人工呼吸紧急抢救,下次晕了可以叫他。叶修揉着太阳穴转回身,却见眼前的君莫笑对他眨了眨眼睛。呃..。我还没睡醒?叶修无语凝噎,这两天自己发生什么鬼了。


他清了清嗓子试探着喊着游戏角色ID确认。 “咳...君莫笑?” “是我。”屏幕里的角色对他点点头靠近,刹那间一切都鲜活起来,叶修好奇拿起鼠标以箭头戳了戳君莫笑的脸庞,与他猜测的一样君莫笑皱了皱眉头不满的用千机伞使出步枪形态崩走了鼠标箭头。“还孩子气呢叶修大大?” 叶修好笑移回来鼠标乐呵边点击着君莫笑边回应“就像你知道我以前有多孩子气似的。”


“我当然知道。”屏幕中的君莫笑捏住鼠标箭头一脸理所当然,笑容里多了几分嘲讽和怀念。“离家出走的叶修大大,孩子气极了。” “要不要这样?我可真怀疑你是我幻觉了啊。”叶修也不管这是怎么回事心里有一种想法在内心里膨胀,一个名字呼之欲出,却怎么也吐不出来,有点难受,叶修想。


“这可不是幻觉,我可是真是存在的。”君莫笑的眼神寞落瞬间即逝换了种口吻扬起笑容“人生这么长,总会有些奇迹的。”顿了顿他拍拍手说了一声好了。“抢boss去吗,叶修大大。”




我的妈我这剧情拖的好厉害!


[全职][伞修]柏拉图式恋爱。

私设,脑洞大,伞哥已逝。
心脏也能写甜文。
伞哥附身君莫笑。
尽量不ooc


1 day

夜幕降临,巨大的钢铁机械从天空俯冲平稳落下,滑翔一段时间后静止于机场一隅。在人们眼里不过是平平常常的一次航班,却不想这次世界邀请赛的冠军队领队就在这次航班上,本应该被众多记者蹲守的地点,此时却只有等候飞机的乘客。

当然,这是叶修故意的,刚参加完回国的记者招待会,此时他懒得连场面话都不想说,没有接受联盟的福利自掏腰包买了张机票回来,连沐橙都没有带。至于冯主席,叶修只能为他祈祷药带够了。

H市的空气依旧潮湿,叶修深呼吸了口气走出机场,便迫不及待的点燃支烟叼在嘴上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禁烟航班,此时烟在口,打火机在手,云雾吞吐惬意极了。一支烟烟灰落尽,叶修才满意的点燃第二根叼着,伸手随意拦了个出租直往兴欣网吧。

兴欣此时还在营业,灯火通明,人影闪动。叶修招呼着前台小妹一边悄悄登上了二楼。二楼设施依旧简略,想来老板娘这段时间肯定全神贯注的观看世界邀请赛而忘了整顿这里。兴欣一队现在自然在小区的房子里入睡,叶修百无聊赖坐在电脑前靠了靠后背,插入账号卡登入游戏。

熟悉的登入页面,君莫笑倚伞而立。眉眼清秀似是曾经那个少年,十多年过去,脑海里连人最初的样子都有些淡忘,啧啧啧,岁月不饶人啊,叶修感慨着自嘲,似是困意渐起,脑海逐渐迷茫连太阳穴都有些刺痛。老了啊....叶修再次感慨深呼了口气,恍惚间听到清脆笑声从耳机里传来。

“叶修。”

少年独有的温润声线清晰的从电脑中传出来,瞬间叶修愣住了,荣耀教科书也无法解释这一变化,他拔下耳机,声音却从音箱里穿出来。

“叶修大大愣什么呢,不认识我了?”屏幕上的君莫笑将千机伞扛在肩上走近屏幕,话语中掩藏不住的得意和感叹,接着,他撑开伞举起来伸手像是敲了敲显示屏玻璃,嘴角笑意不变,比起以前的系统脸生动了不知多少。他张开嘴,说。

“叶修,我回来了。”